沉香木财经>"热点"揭秘

“天赋币权”?一场区块链平行世界的选举奇观


2018-06-27 文/ PingWest 新浪科技

白天,小五是一家互联网公司架构师,领着高薪。到了晚上,他来到一座居民楼做“兼职”,和其他六位程序员


一起,参与到一场轰轰烈烈的币圈“全民普选”中。

 

在这里,小五进入了一个平行世界,这个世界叫做“EOS”。
 

同比特币和以太坊一样,EOS也是一种区块链技术,他的发起人丹尼尔·拉莫(Daniel Larimer)发誓要打造一个


乌托邦式的区块链网络。他希望,在现有的区块链技术基础上,EOS能提高交易速度,并对用户免费。由于拉


莫在代码托管平台Github上的用户名是“bytemaster”,而被区块链界广泛称为BM。

 

为了实现这些目标,BM设计了21个“超级节点”的概念。与依靠无数矿工来运转的比特币网络相比,稳定的21个


节点可以大幅提升交易速度,但也相应地形成了21个“寡头”。而为了保证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精神,BM又引入了


直接选举制度,赋予持有EOS代币的人们投票权,以“全民公投”的方式选出代表自己利益的节点,甚至制定自

己的“宪法”。


 

“天赋币权。”他们说。
 

这种兼顾技术创新和乌托邦理想的做法,给EOS吸引了大批拥趸。
 

2018年初,小五被EOS乌托邦式的概念感召,投入到“超级节点”的选举中。在EOS的世界里,人们将自己视为

区块链世界的“开国元勋”,而发布的代币——EOS币,就成了神圣的选票。

 

在整个加密货币进入长期熊市的情况下,EOS充满噱头的设计给币圈带来久违的高潮。
 

2018年6月,EOS结束长达一年的首次代币发行(ICO),成功募集到40亿美元资金,创下人类ICO历史记录。
 

但随着币圈对EOS的热情越来越旺,在半年的“竞选”后,小五却感到了巨大的失落。
 

他发现,这一场号称要通过“全民公投”来保证“去中心化”的选举,在实际操作中,从一开始就和“民主”无关。

最初吸引他投身其中的高尚概念,最终还是变成币圈玩家们谋取私利的工具。

 

当大佬们入局参加选举后,最终目标就是培育出一个韭菜庄园,然后让自己成为收割韭菜的中心化怪兽。
 

“这场选举只不过是大佬割韭菜的又一个新玩法,”小五说。
 

中国大佬参选
 

2017年5月,在币圈盛会“纽约共识大会”上,BM以区块链公司Block.one(B1)CTO的身份,首次向外界完整介


绍EOS的概念。虽然已经是币圈连续创业明星,但在这场全球最大规模的加密货币会议上,BM仅被安排在一个


简陋的分舞台。

在演讲中,BM首次介绍了BP(block producer,区块生产者)的模式——EOS将运行在21个BP上,这21个BP由


持有EOS的人们以全民公投选出,投票规则为1币对应30票,而这30票不能投给同一个候选人。

 

因为EOS币首次发行的上限是10亿枚,如果一币对应一票,那么约5000万枚就能保证一个席位。因此BM规定一

币对应30票,想保证当选就需要15亿个币,在理论上不可能实现。

 

作为回报,当选的BP每年可以“瓜分按”一定比例增发的EOS币,这一比例最初设定是5%,但随着ICO走向疯

狂,最终调降为1%。即便如此,按EOS当前市值计算,1%的代币奖励价值7000万美元。而有人曾计算,成为


超级节点所需的服务器成本,一年仅在75.9万人民币左右。

2017年6月,EOS开启为期一年的首次代币发行(ICO)。BM本身拥有一众信徒,但真正让这场ICO“上天”的还

是中国人。


 

中国币圈媒体当时的报道中,纷纷将EOS形容为“李笑来的币”。彼时,距离ICO被国家全面叫停还有3个月,“比

特币首富”李笑来还是一夜暴富的象征,EOS赶上了中国ICO被取缔前最后的疯狂。


 

一名国外节点的技术成员向PingWest品玩回忆道:“当时我们发现EOS在中国社区彻底爆炸,所有人和大妈们都


想要认购这个新的代币。”

 

当时的一份交易数据显示,交易量最高的两个交易所均来自中国,分别是云币和比特儿。而云币上更是占了全


部交易量的七成。云币交易所的创始投资人正是李笑来,它是国内最早的虚拟货币交易所之一,后在国家禁止


ICO后宣布关停。

当时凤凰科技的一篇报道这样写到:“6月,李笑来的第一个ICO项目EOS白皮书问世,短短五天内融到了1.85亿


美元。2017年7月2日,EOS的整体市值达到了近50亿美元。”EOS逐渐成了中国玩家的天下。

 

大批中国韭菜加上“躺着”也能获得的丰厚利润,让中国币圈大佬嗅到了猎物的味道。他们很快成为了这场选举


的真正主角。

 

根据 EOS第三方社群EOS Go在选举前的最后一次统计数据,中国节点占了竞选的半壁江山。

2018年3月,币圈大佬、李笑来所在硬币资本的合伙人老猫,在自己公号上宣布参选超级节点。在他的文章中

,首次将原本中性的BP(区块生产者)翻译成了更具蛊惑力的“超级节点”,并被币圈广泛接受。之后,各路币


圈大佬纷纷入局。

 

经历过比特币疯狂时代的玩家们自然明白EOS意味着什么,薛蛮子、“暴走恭亲王”和比特大陆等纷纷入局,两


大交易所火币和OK币也派出团队参选,甚至有币圈媒体报道称,“炒房”的温州邦也加入竞选。


 

一篇夸张的报道这样写道:“一次饭局上,一个团队核心成员讲完参加EOS超级节点竞选的事,几个温州做实体


经济的商人当场买了两亿元的币。”


 

“我们也是在这个阶段加入的选举。”小五说。“团队的创始人是我同学,他告诉我,他‘什么都还没做’,就已经

拿到了投资。我觉得好神奇,于是答应他先兼职来帮帮忙。”小五说。但他坚持强调,自己最初更多还是受到

BM理想化的概念吸引。


 

大佬参选者在“竞选宣言”中,都会强调自己是为了“EOS社区的利益”,甚至像老猫一样将此形容为“公益事


业”。但小五表示,在竞选过程中和节点团队线上线下的接触中明显感到,大家都是为了成为超级节点后巨大的


既得利益,以及控制这个价值130亿美元的虚拟币网络的“长远目标”。

 

至于EOS描绘的基于这个新网络上各类应用百花齐放的场景,目前大家都“顾不上”。
 

最新数据显示,EOS持币最多的前10个钱包地址共持有近5亿个EOS,占总币量接近50%。而前100大钱包共持


有7.5亿个代币,占总量75%。

 

而作为这场民主投票的原本设定的扮演“主人公”角色的散户,事实上并不重要——大佬们有各自操作选举的方

式。

 

比如在这些排名靠前的大户里,包括多个主要交易所。“他们其实是代理模式。你在用EOS投票时,官方是要求


冻结你的代币一段时间的,但是在交易所,你永远都可以交易,因为你其实只是在交易一种数据。而你的币是

被交易所掌控,如果需要,他们完全可以动用自己平台上的海量EOS去给自己投票。”小五解释。

 

一名来自长沙的EOS竞选团队成员对PingWest品玩表示:据他们估算,想要确保成为节点,需要1亿枚EOS。这


是基于大量散户参与选举投票的假设下,但事实上,普通持币者的热情并不高。


 

大部分散户的需求是短线交易,EOS冻结代币才能投票的设计对他们来说更多是种阻碍。PingWest品玩接触的


大量散户表示:自己的首要需求是交易,投票就意味着一定时间无法交易,这与他们的需求有冲突。所以他们


对选举没兴趣,也不在乎交易所代自己投票。

 

“选举?什么选举。就我们这几百上千的币量,投票也没什么用。”一名币圈老散户说。
 

“只要大佬们别砸盘就行。”
 

鲸鱼
 

类似交易所等持有大量EOS的力量被币圈称为“鲸鱼”,他们可以凭借一己之力搅动这片海洋。
 

若他们和其他团队联合,想要保证超级节点的其中一席甚至多席并非不可能。
 

这些背景雄厚的参选人,让EOS西方社区感到担忧。据公开资料,在已经明确竞选的中国节点中,有李笑来


的“硬币资本”投资的就有ONO,欧链和EOS引力区,三者都是热门候选人,此外参与竞选的还有硬币资本合伙


人老猫创立的EOS Laomao,前硬币资本合伙人易理华建立的EOS生态区。

 

甚至一开始,参选公示列表中还有一个与硬币资本同名的节点,但后来被官方否认是硬币资本本尊。

另外,李笑来的硬币资本还拥有交易平台Big One,其上也交易着大量EOS。在对外宣传时,Big One也被李笑


来简称为B1,和EOS官方的Block.one的简称相同,Pingwest品玩接触的众多散户会将两者误认为是一家机构。

(本文提到的B1指的是Block.one)


 

其实,李笑来的确和官方的这个B1拥有很深的联系。据李笑来几次不同场合的公开采访,他曾表示自己是B1的


天使投资人,后又改为形容自己是B1的“小股东”。

 

根据网页历史快照,B1的官网上此前也的确挂着硬币资本的标志。但在社区就此询问BM后,他的团队将Logo

撤下。

据此前财新网的专访,李笑来表示自己拥有B1约7%的股份。而且,他“持有的EOS币也是EOS团队持有的币,


锁定期很长,2-10年不等。”

 

他口中的EOS团队就是Block.one。他们目前持有市场中最多的一亿枚EOS,B1此前曾明确表示不会参与此次竞


选的投票,告诉社区不要担心会有“钦定”的现象。但BM后来也强调,B1并不会放弃投票的权利,必要时候仍


会出面投票。


 

所以若按持股比例进行简单粗暴的计算,李笑来可能持有的EOS为700万枚。尽管有锁定期,但理论上仍有投票

权。当然这只是最简单的情况,真实的持有情况,只有知道其钱包地址才可以验证。

 

对于西方社区来说,民主选举意味着公平和去中心,但对于财大气粗,割韭菜轻车熟路的中国币圈大佬们,这


就是一个靠自己资本力量控制选举的机会。

 

而且,通过全民选举的形式,还能让他们割韭菜的行为得到洗白,获得某种合法性。何乐而不为?
 

“EOS宪法”
 

中国节点如此的强势,自然引来西方社区的反弹,而他们的武器就是“EOS宪法”。

 

BM追求自由市场,他没有给EOS设置任何官方机构。但在ICO的白皮书中,他引入了“宪法”的概念,将其定义


为社区通过共识形成的最高行为准则。


 

在ICO过程中,EOS社区参与“立宪”的人们将自己视为区块链世界的富兰克林和华盛顿。他们不停讨论着议案,


定时更新着宪法的草案。而许多时候,这些议案针对的正是中国节点。


 

今年3月老猫高调宣布参选时在文章中为自己拉票,他表示,将会把做超级节点所获得的EOS,扣除成本后全部

分红给投票者。

这在西方社区中引发轩然大波,“腐败和贿选”的指责四起。激烈讨论后,B1在4月18日提出了宪法第4条的提


案,规定“任何成员都不能接受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来交换任何类型的选票,违规将受到处罚。”

 

草案公布后,老猫也回应表示认同,并不再试图给选民发放分红。
 

之后,李笑来与其他节点错综复杂的关系,又刺激西方社区增加了针对节点间关系的披露条例。
 

在6月最新一版EOS宪法草案提案中,社区建议将关于超级节点彼此持股的规定,从最初较为含糊的表述变得更


加具体和严格。提案要求,当选的节点必须“披露拥有超过10%的最终受益者以及所有的直接股东,不然将受到


惩罚。”新的草案得到超过50家节点支持。


 

“像硬币资本这样的存在对整个EOS是个持续的威胁。它可能强大到控制选举,而如果我们在宪法里禁止它们持


有别的节点,那么这些被投资的节点又可能就会立刻停止运转。接下来很可能就是又一次硬分叉。这又是社区


最不想看到的。” 美国节点EOS Cafe的杰弗里说。

 

宪法可以约束那些明面上的腐败行为,但很难管住私底下的联合。参选的中小节点,很难独立完成当选的目


标。随着选举推进,中国节点之间的关系变得越发紧密。


 

2018年5月底的一个雨夜,在旧金山金融区的一个酒吧里,当地的EOS社区举行了一场线下活动,介绍EOS主网


上线前的情况,也顺便让参选节点可以介绍自己。EOS硅谷团队创始人喻博第三个发言,他介绍了EOS选举的

设置,以及中国社区的情况。


 

“我觉得作为base在美国的团队,有必要向美国的EOS社区介绍中国。”他说。在现场的大屏幕上,来自中国的


EOS引力区、火币矿池等多个节点纷纷现身。“我们都很熟。”他说。其中有些节点以中文问候大家,没有英文


字幕。

 

有美国节点对此感到不安。“我很喜欢中国的团队们,它们的技术很棒。”一位在场的美国节点对PingWest品玩


说。“但我们不会这样做,我们也会有很多线下共同出席的活动,但我们还是避免看起来走的太近。毕竟归根到


底这还是一场选举。”

 

除了介绍中国社区,喻博还为大家普及了EOS的投票机制,并呼吁更多的人参与到投票中来。

“这感觉太奇怪了。”来自旧金山当地的一名观众说,”我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听一个中国人告诉我选举投票的重要


性。”在做出这个评论之前,他刚跟PingWest品玩普及了他眼中EOS选举制度,和代议制民主的相似性。

 

在整个竞选过程中,基本没有中国节点参与到社区治理的讨论中。在一个中文节点社群中,有人询问关于西方


社区对“宪法”的修改的事情,回应者寥寥。


 

多个中国节点对西方社区热闹地讨论“宪法”嗤之以鼻。小五认为,语言障碍可能是很大的一个问题。另外更重


要的是,中国节点也并不在乎前期社区共识制度的设立,他们一心只想着当选。


 

“拥有了对超级节点的控制,就有了更改一切的权利。现在说这些都没用,到了最后选举完了,还会有修宪的机


会。到时候再说。”一个中国节点的技术负责人对PingWest品玩说。


 

抓住一切割韭菜的机会
 

小五这样介绍他所在的节点团队:“不是大佬,没有背景,就是觉得EOS很牛,于是All-in。”
 

在加入团队之初,团队表示会集中在技术上,开发新的基于区块链的应用。选举中不站队,选举策略上希望通


过联合其他中小团队,利用散户对大佬的厌恶取得尽可能多的选票。由于EOS在21个超级节点之外,还有49个


备选节点随时准备补上,而这些被选节点也会有一定的增发代币可以领取。“所以,我们不一定非要当21个中的

1个,做个备选也很好。”


 

但是,这样的想法并没有维持多久。在中国团队越来越多后,小五发现,自己团队开始跟大佬集团步伐一致,

离他理想的情景越来越远。


6月8日,小五在视频会议室上参加了一场重要的内部投票。投票内容是“主网”是否可以上线——这是EOS ICO


结束后最重要的事情。在ICO中发布的EOS币是基于以太坊的代币,ICO结束,EOS需要上线一个自己的“主


网”将这些代币“迁移”过来,之后才能进行真正的投票和应用开发。
+

主网上线方案由加拿大的一个EOS团队开发,不少中国节点在不同阶段加入了上线的准备中,他们也因此拥有


了内部投票的权利。


根据当天的流程,各个节点先要在视频会议室中表达自己的观点,然后大家讨论,最后在电报(Telegram)群


里完成投票。发言中,并没有太多中国节点完整表述观点,只有2、3个英语较好的节点担任着翻译工作。经过3


小时的讨论后,第一轮投票7成赞成上线,按照这个结果,主网可以上线了。


 

但这时,包括一些中国节点在内的参会者开始表达反对上线的观点,有人认为还不够稳定,有人认为应该等一


下次日发布的软件更新。这样来来回回讨论了几轮,第二次投票开始。


“第二次投票结果突然变得很接近,离可以上线少了3票。”小五回忆说。“最终的决定是当天不上线。”
 

这样的反差让小五和不少参会者都感到诧异,而且,第二次投票的人数似乎也多了起来。“我恍惚看见几个挂着


EOS某某的尾缀的投票者,我以前从来没见过,是投票中加入群里的。”小五说。

 

几个活跃的国外节点显得很失望,有外国节点也开始怀疑群里参与投票的账户的资质。“后来老外坚持要修改规


则。”小五说。于是规则改为:下一轮投票只有内部电报群里的人可以进会议室,然后每个节点只能派一个人,


最后的投票改用会议室里的投票功能进行。


 

小五注意到,在整个投票进行的同时,EOS在国内几个大的交易所的价格也坐了过山车。
 

主网上线一直是EOS持有者期待能引发币价上天的契机,在电报上最大的中国韭菜群里,“主网就要上线”、“主


网投票一切顺利”的消息在正式投票前蔓延,币价开始极速上涨。而就在第一轮投票结束后,币价又开始掉头下


跌。等到会议结束,币价又回到了原点。

 

操纵信息,让韭菜高位接盘,然后砸盘。“这种操作,韭菜应该感到熟悉吧。”小五说。

 

许多参选节点希望把21个超级节点变成自己控制的幕僚机构,让它成为少数人谋取私利的机构。在选举中,许

多团队们想到的是如何将自己在选举过程中输送出去的利益、花费的成本尽快捞回来。



“他们会利用一切可以收割的机会,割个痛快。”小五在进入区块链圈子半年后,终于有了领悟。“哪有什么区块


链理想,哪来什么去中心化。都没有。”


命中注定的“伪去中心化”

 

在6月9日的投票中EOS主网终于上线。参与其中的中国节点纷纷转发约翰·杜伦巴尔的关于美国《独立宣言》的


名画,并配上了自己参与讨论的画面,认为自己见证了历史,成为了EOS的“国父”们。

但是,这次混乱的选举,很可能并非走向真正的去中心化,而是完全相反。

 

在6月9日主网上线后,对21个超级节点的投票并没有立刻开始。根据EOS的制度,需要首先对这一主网进行全


民公投,当投票率超过全部币量的15%后,才可以正式将全部EOS转移到主网上来。否则这个主网的上线并无


任何意义。

 

在投票开始后,与前期社区呈现的火爆热情相反,投票率十分低迷。6月10日对主网的投票开启后24小时,投票


率不及1%,4天后,投票率依然仅仅达到6%。在EOS的社群里,韭菜们再次炸开了锅。而多个节点将此归结于


持有大量EOS的交易所等“鲸鱼”玩家依然持观望态度。

 

但是,在6月15日凌晨,投票率突然猛增,并一举超过15%。当天Big One的CEO老猫发文称,是Big One投出的



票让投票率“瞬间超过15%”。这个说法也得到多个参与竞选的国内外节点的证实。老猫在文中称,Big One的做


法得到很多国外节点的感谢。

这种对EOS命运的决定性能力,在这次投票中展露无疑。作为对EOS全民投票制度的第一次检验,这场投票的


过程再次证明,EOS根本无法从制度上保证“去中心化”之外,只要愿意,大佬们将很轻易将它变为一个中心化


的怪兽。

 

在区块链技术走红后这不长的历史里,技术推广者们各种费劲心思的制度设计,最终都一个个败给了人类的贪


欲。比特币已经基本上被“矿霸”把持,EOS也很可能难以摆脱被大佬操控的命运,最终变成另一片肥沃的韭菜


田。


 

信仰区块链技术的人们设计出了代币,希望靠它带来直观可见的利益,从而吸引更多人参与进来。但是如今代


币交易的确火了,但缺少受第三方监管的交易所,也没有任何行业治理标准。庄家垄断成了所有虚拟货币绕不


开的诅咒。

 

这一次,EOS基于代币的选举,又在“利”之外给代币赋予了“权”,无疑打开了更多腐败的入口。

 

币圈就像是人性缺点的放大镜。现实世界里选举可能遇到的问题,在这里都有体现,而且全部放大。去中心化


的方式,因为各怀鬼胎的参与者而最终命中注定造出了中心化的怪兽。

 

一场选举风波过后,币价回归最初,跟着过山车起起伏伏的韭菜,被割了一拨又一拨。套现完成满载而归的大


佬,再次踏上新的征程。




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,也不代表本网站观点
 


© 2018 沉香木财经 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